首頁 > 國際 > 正文

涉嫌虐待未成年人,多倫多電影節緊急叫?!端拱瓦_》

來源:澎湃新聞2022-09-11 15:28:00

收藏 打印

當地時間9月8日,第47屆加拿大多倫多電影節正式揭幕。之前的兩屆多倫多電影節,因新冠疫情而受到不同程度影響,隨著疫情趨緩,這一屆多倫多電影節全面恢復常態。影院可以滿座;觀眾不用佩戴口罩,也不用出示疫苗證明;放映影片總數將達到260多部,大大超過去年的130部。

相比同在九月揭幕的威尼斯電影節,多倫多電影節在歷史感、話題性和明星數量等方面,自然是無法相提并論。而且多倫多電影節本身不設競賽單元,沒有專家評審團,僅有觀眾負責推選最受歡迎影片。正是因為這種種差異,反而讓多倫多電影節多了不少草根屬性,更接地氣,成了真正屬于影迷的嘉年華。

今年的多倫多電影節,觀眾人次預計也在50萬上下,主要都是來自加拿大和美國的普通影迷。因此,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一部新片——尤其是小成本獨立電影、文藝片、針對特定粉絲群的類型片——究竟存不存在票房潛力,會不會吸引普通觀眾進場,該不該投入資金好好做宣發,要不要大面積鋪開在北美市場做全面公映,與其看它在威尼斯電影節上獲得多少分鐘的所謂現場觀眾起立鼓掌,還不如看看它在多倫多放映時究竟有沒有滿場。

開幕影片《泳舞姐妹》海報

今年的多倫多電影節延續去年就已執行的電子票務系統,依然不再提供紙質票,結果開幕影片《泳舞姐妹》(Swimmers)就遇到了票務網站宕機的問題。據當地媒體報道,有不少買了票的觀眾在影片已經開場后,都沒能刷出本已訂好的電子票,引發不少抱怨。

更具爭議的大事件,接踵而至。奧地利導演尤里西·塞德爾(Ulrich Seidl)的新片《斯巴達》(Sparta)原本受邀參加“當代全球電影”單元,中國影片《旅館》和《隱入塵煙》也都屬于這一單元。出人意料的是,就在9月9日距離放映數小時前,《斯巴達》忽然被電影節單方面宣布取消放映,原因在于德國《明鏡周刊》在9月2日刊登了一篇新聞調查,譴責《斯巴達》拍攝期間存在虐待未成年人的問題。

奧地利導演尤里西·塞德爾

再過幾個月就將迎來七十大壽的尤里西·塞德爾,可謂是當今奧地利影壇除邁克爾·哈內克之外最具全球知名度的電影導演。早在2001年,他就憑劇情長片處女作《狗日子》拿下威尼斯電影節評審團大獎,之后的作品如《進出口》《天堂三部曲》和《里米尼》也都入圍了歐洲三大電影節主競賽單元。

尤里西·塞德爾在電影手法上注重虛構情節和紀實拍攝手段的雜糅兼用,拍攝題材則多關注人性黑暗、病態、扭曲、墮落的一面,兼及針對整個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無情批判。單以話題性和爭議性而論,塞德爾其實絲毫不弱于同胞哈內克,只是其整體風格更偏實驗電影一派,以至于即便是主流藝術片觀眾,也常會錯過他的作品。

這次的新片《斯巴達》同樣如此,由2017年的柏林電影節最佳男演員得主格奧爾格·弗里德里希(Georg Friedrich)飾演的主人公艾瓦德,是一位生活在羅馬尼亞小鎮上的奧地利人,表面看來他兢兢業業指導一群兒童鍛煉柔道,私底下其實有戀童傾向,漸漸讓鎮上的家長起了疑心?!端拱瓦_》2019年春夏兩季在羅馬尼亞北部小鎮實景拍攝,也從當地篩選出九歲到十六歲不等的多位小演員參與拍攝,他們基本都未有過影視演出經驗,是標準意義上的非職業演員。

《斯巴達》劇照

按照《明鏡周刊》的說法,記者花費半年時間,走訪數十位當事人,包括劇組工作人員、七位羅馬尼亞小演員以及多名家長,從而了解到拍攝過程中這些兒童和家長大多事前并不知曉該片涉及戀童題材,負責在片場陪護的兩位教師常被拒絕進入拍攝現場,不少劇本里未見的內容都是導演即興安排小演員進行拍攝,甚至還有在他們不知情情況下進行偷拍的行為發生。

具體而言,一位當時只有十歲的小男生回憶說,自己曾被要求演出這樣的一場戲:不光需要他喝酒,還需要被兩名醉漢撫摸身體,讓他忍不住又是大哭又是惡心嘔吐。據說,小男生生活中就有一位酗酒成癖的父親,常對他拳打腳踢,而導演之所以專挑他來演這一場戲,也是因為事前就了解到他的真實生活背景,估計是覺得這樣能獲得更逼真的演出效果。但另一方面,正如前文所述,熟悉尤里西·塞德爾作品的觀眾,都知道他十分偏好這種真真假假、亦假亦真的創作手法。只不過這一次涉及到未成年人,情況自然不同。

電影界向來有兒童戲和動物戲最為難拍的說法,未成年人心智和身體均未成熟,再加上這些羅馬尼亞男童本就不是什么職業演員,對于拍電影一事可說是毫無了解。因此,《斯巴達》劇組出現了某男童不愿配合除衫,副導演強行動手的情況;出現了某男童毫無預備地被要求和男主角一同裸身淋浴的情況;出現了早在2019年就有男童家長向當地警方報警要求介入調查的情況(但幾個月的調查之后,得出結論是證據不足,不予立案)。

對于《明鏡周刊》的指控,導演尤里西·塞德爾在其個人官網發文表示:“這一切純屬無稽之談,盡是謠言和夸大其辭……我對這些演員都懷著最大的敬意,也決計不會做出有可能傷害他們身心健康的決定。”按照他的說法,自己事先就通過羅馬尼亞翻譯,和這些家長詳細解釋過大致劇情和男主人公的曖昧個性,而且拍攝過程中未成年人身邊也始終有人監護。

最讓導演不滿意的一點,是《明鏡周刊》記者尚未看過影片,就已對其做出指控的做法。尤里西·塞德爾發誓該片之中絕無任何涉及兒童的裸戲或是性愛畫面,更別說直接表現戀童癖的場景了。“這些從來就不是我創作這部電影的目的,所以完全沒有拍攝過這樣的畫面。整個拍攝過程中,我們從未踩過道德和倫理的紅線半步。”尤里西·塞德爾寫到,“2019年夏末,殺青之后不久,我就專程上門拜訪了這些小演員和他們家長,沒有一人提出過任何抱怨或是批評。我相信等大家親眼看過這部電影之后,這些來自于非當事者的無端指責,很快就會煙消云散。”

隨著多倫多電影節痛下殺手,觀眾暫時已無法自行看過《斯巴達》后再做判斷。事實上,《明鏡周刊》的指控和導演塞德爾的自辯,針對的其實也是兩個問題。前者說的是拍攝過程中的職業操守和倫理道德,后者則將重點放在拍攝結果如何如何上。即便成片中未有任何傷害未成年人的畫面出現,那也不能代表拍攝過程中這些未成年人確實獲得了應有的保護。究竟受沒受到傷害,只有當事人自己提供的證據和證詞才最具有說服力。而在《明鏡周刊》一文發酵后,羅馬尼亞當地警方已宣布重啟調查,事實究竟如何,恐怕遲早會有答案。

9月18日,作為今年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電影節的競賽片之一,《斯巴達》也會安排五場放映活動。截至發文,圣塞巴斯蒂安方面并未宣布取消該片放映,而主辦方給出的解釋,倒是和威尼斯電影節掌門人巴貝拉為金基德作品《上帝的召喚》開綠燈的理由十分相似。“一部電影的拍攝過程合不合法,拍攝期間有沒有人違反法律,這都不由我們這么一個電影節來評判。”圣塞巴斯蒂安電影節主席何塞·路易斯·雷柏蒂諾斯(Jose Luis Rebordinos)表示,“除非是接到法庭判決,否則我們不會取消任何電影的放映。”

文章關鍵詞:電影節,拍攝,電影,巴達,多倫多 責編:彭向華

熱點推薦

更多>

熱點視頻

更多>
可以免费看黄的不卡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