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體 > 正文

古偶閻羅“通脹”了

來源:央視網2022-09-05 07:31:39

收藏 打印

地獄空蕩蕩,“閻王”在古偶。

 

最近幾年,國內的古裝偶像?。ㄒ韵潞喎Q“古偶”)出現了一個怪象——男主多少帶點“陰間背景”——“閻羅”人設很吃香。

 

比如《錦衣之下》里的“陸閻王”陸繹、《知否知否》里的“尸山跟前的閻王”顧廷燁、《祝卿好》里的“冷面閻王”沈宴、《夢華錄》里的“活閻羅”顧千帆、《星漢燦爛》里的“鐵面閻王”凌不疑……

 

 

“閻羅”在影視劇里再就業,也引發了一些網友吐槽:

 

吐槽歸吐槽,依然擋不住“閻王”取代霸總、師尊,成為最受古偶編劇歡迎的男主人設。這些“地獄系”男友到底為何能突出重圍,成為這屆古偶頂流?

 

沒點真東西,不敢當“閻羅”

 

閻羅王,亦稱“閻王”、“閻羅”、“閻王爺”、“閻魔王”、“閻羅大王”,是中國古代宗教神話信仰中的一尊陰間神祇,傳說為掌管人間地獄眾生靈壽命生死的鬼王。

 

作為冥界主神,閻羅王煞氣重,令人心生恐懼,掌管生死大事,又能給人以絕對的壓迫感。不過在文學解構中,“閻羅”這個形象也并非只有恐怖,還有些說一不二、鐵面無私的意味在其中。

 

古偶中的“閻羅”,亦是中和了冰冷和無私兩個極端的曖昧形象。作者和編劇,選擇閻羅的設定時,也許并非自覺。因為傳統的“霸總”,在遭到了毀滅式開發后,已經讓觀眾覺得乏味油膩無聊,普普通通的男主,又不夠有戲劇張力,去承擔推劇情和扛收視的雙重壓力,必須得找新刺激點出來。

 

有了“古偶閻羅”這個新垂類后,編劇也為它做了職業匹配。譬如,錦衣衛、秘密組織頭領、鐵面將軍、著名捕快等等,一般偏武職,畢竟普通的醫生老師,文弱書生,確實難承“活閻羅”之重。

 

閻羅們的身世,也得有點東西,簡而言之一句話,國仇家恨一肩挑,原生家庭不幸福。這也是為了自洽,和和氣氣的家庭里長出來一個不茍言笑、冷酷狠絕的活閻羅,也的確難以取信觀眾。

 

除了這兩點,作為男主的閻羅,還得有超越正常邏輯的武力值與權力。武力值就不說了,誰還能沒點主角光環。

 

但特殊權力,則是任性的偏愛,之所以錦衣衛等職業“含閻率”偏高,說白了就是這職業本身沒啥道理可講,設置成“俠”,俠有江湖仁義約束,設置成“士”,士有禮法道德規制。唯獨錦衣衛等歷史云煙中的曖昧存在,還有發揮與書寫的空間,能讓男主獲得“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巨大權力。

說新也不新,“霸總”2.0版

 

這些“地獄系”男友乍看新奇,但細品,會發現還是熟悉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

 

配方一:外冷內熱,雙標偏愛

 

“閻王男主”在仇敵和下屬面前,殺伐果斷、冷若冰霜,唯獨在女主面前,柔情的眼睛里仿佛能淌出蜜、拉出絲來,觀眾嗑的就是這冰山融化的反差感。

 

前腳剛剛殺了背叛自己的兄弟,臉上還沾著兄弟的血,可一到女主跟前,就放下心防,喝酒調情。

 

外冷內熱的男主最大的好處便是忠貞不二,對除了女主以外的所有鶯鶯燕燕都冷臉相待,讓觀眾嗑糖時安全感十足。

 

配方二:不帥不成活

 

原來以為“閻羅殿”招人是最不看顏值的,沒想到竟然是顏值要求最高的部門。

 

不管是“活閻羅”還是“鐵面閻羅”,無論行事作風如何狠辣,他們都是個“帥閻羅”。

 

他們能文能武,出身高貴,有六分武將的果斷狠厲,三分文臣的沉穩清雋,外加一分世家子弟的貴氣,這樣和女主談戀愛才算得上般配。

 

配方三:浪子回頭求拯救

 

“我殺人、喝酒、搞陰謀,但我是好男孩,只有我知道誰是偽君子”,這是典型的“閻羅設定”。

 

不過觀眾和女主,只會“心疼geigei”,因為他們身不由己、有隱痛在心;他們內心極度缺愛,加上工作性質特殊,難免爾虞我詐,難以真正信任別人。

 

天真活潑的女主像一束陽光照進了他們暗無天日的人生,在女主面前,他們終于能夠卸下心防,釋放真我。

 

說真的,這屆閻羅內耗太重了,幾乎沒有一個正常家庭的孩子。

 

綜上,帥、有錢或有權、童年不幸福、情緒不穩定,這不就是古早味的“霸總”套餐么。

 

千篇一律工具人

 

過去被人調侃嘲笑的“霸總”,換了件古裝馬甲又還魂到“閻羅”身上,這是為什么?劇方也許會說,這是順應市場的要求,但觀眾的疲憊和無奈,又是被誰選擇性忽略的呢?

 

有網友說,古偶劇中的男主們已經沒有了復雜的人物感情,逐漸變得單薄且臉譜化,完美得如同設定好參數的大神一般,成為了讓觀眾嗑糖的工具人。

 

說真的,文藝作品創新太難了。徹底的顛覆性的創新,并不現實,觀眾對影視劇界,并沒有“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期待。但尊重常識、敬畏歷史、邏輯,應該成為行業的自我準則。

 

《士兵突擊》的編劇蘭曉龍把尋求突破和進行重復的關系,比作“種樹”和“買樹”:種樹,無法預料長出來的樹長勢如何。但買下一棵已然茁壯的果樹,意味著“穩賺不賠”。

 

放到古偶創作上來說,創新相當于播種;而模仿,則是買樹。

 

在市場導向的思維之下,比起過去用心經營的劇集,影視創作者們更明白如何迎合觀眾的情緒,讓觀眾嗑生嗑死,欲罷不能。

 

他們不再去在追求創意、個性、審美,而不斷地去復制已經被驗證有效的“戀愛公式”,以求短期“收割”流量。對于觀眾來說,這也意味著要面對更加乏味無聊的古偶劇市場。

 

“一招鮮,吃遍天”。有些劇方認為自己找到了萬能公式,不過他們恰恰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掌握選擇權的觀眾,有極大的主觀能動性,再精密的大數據、再廣泛的市場調研,也無法完全描摹他們。

 

“猴跳三遍沒人看”,這才是創作者應該深刻理解的鐵律。

文章關鍵詞:古偶閻羅,偶像劇 責編:安文靖

熱點推薦

更多>

熱點視頻

更多>
可以免费看黄的不卡的网站